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 > 心理在线 > 心语心情 >

第六百八十五章 大公鸡接骨

点击次数:0  更新时间:2020-08-27 00:14 

来源:[db:来源]作者: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:2020-01-27 石景宁一看妻子想给这个穆仁熊省点钱,对方却不领情,也就不再客气,伸手接过了红包,“那就谢谢穆生,现在人也帮你们看了,我们夫妻是不是可以离开了!” 穆生笑得很豪……     石景宁一看妻子想给这个穆仁熊省点钱,对方却不领情,也就不再客气,伸手接过了红包,“那就谢谢穆生,现在人也帮你们看了,我们夫妻是不是可以离开了!”

    穆生笑得很豪爽,“当然可以了!”

    石景宁拉着李春兰的手离开了茶餐厅,穆仁雄的那些手下果然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说起来穆仁雄这个人对于行业内的演员,有自己的一套规矩,他还真的不为难外人。

    只是演艺圈捞金容易,遇到的诱惑也多,像是黄小姐那种铤而走险,还想要从穆仁熊身上抠钱的人也是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夫妻两个出了茶餐厅,李春兰就皱眉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石景宁伸手在李春兰眼前晃了晃,“春兰,你在找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找刚才那个黄小姐,我想她既然是个演员,就不会不给自己留后路,她既然敢把腿骨敲碎,那么肯定是有人帮她接骨的呀!”原来李春兰想知道黄小姐到底要怎么才能接上断掉的骨头。

    石景宁不由得苦笑,“好啦,你看那个黄小姐一看就是无脑的人,她也许受了骗呢!”

    李春兰联想到刚才穆仁雄说的话,突然恍然大悟,“景宁,你是说那个黄小姐的男朋友骗了她?”

    “对呀,如果这个地方有人能断骨重续,你说欧阳先生还会费那么大劲儿把你请过来吗?”石景宁摇了摇头,说起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这个黄小姐轻信又管不住自己的嘴,吃亏只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偏僻的小弄堂里,黄小姐摇着轮椅敲响了一家房门,“阿金开门呀,我是黄依依!”

    破旧的木门打开了,开门的倒是个靓仔,他皱着眉头看了一下黄小姐,侧身让黄小姐进来。

    这地方寸土寸金,有屋却是没有院子,黄小姐进了屋子,眼泪就流了下来,“阿金呀,我被老板识破了!”

    阿金烦恼的揪了揪自己的头发,“穆仁雄也太精明了,他怎么能看出来你是自己打断了腿?”

    “穆仁雄请了医生,那医生很厉害,一看我的伤,就把我当时是怎么做的清清楚楚的说了一遍!”黄小姐很是沮丧,她觉得自己真没用,帮不了男友阿金,虽然断了腿,也没能弄来男朋友所需的那一百万。

    “什么?有这么厉害的医生吗?”阿金一听就炸了毛,可是他也不敢去跟穆仁熊硬碰硬,在屋子里烦躁的走了一会儿之后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黄小姐偷眼看了一下男朋友,“阿金,穆先生是不会再管我们了,你带着我去看腿吧,我不能一辈子这样残下去啊!”

    阿金嫌弃的看了黄小姐一眼,“你还想治病,你都没有弄到钱,拿什么给你看病?”

    “可这是咱们之前说好的,我弄伤自己骗钱,你找乔阿婆帮我把腿看好!”黄小姐没料到男朋友会这么说,声音都变了腔调,“这可是你答应我的,我的腿不能残呀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算我怕了你!”阿金敷衍的回答一句,站起身来,推着黄小姐的轮椅就朝外走。

    这个小巷子居住的都是收入不高的人群,像是黄小姐和阿金这种三流演员,本可以住在更好的单元房,不过阿金迷上了赌博,把两个人的片酬都给输了个精光,只能沦落到这巷子里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很快走到了小巷子深处,敲开了一扇比他们家还要破旧的木门,开门的是个老太太,脸上的皱纹简直能夹死蚊子。

    “阿金呀,带着你朋友过来了!”乔阿婆是这个巷子的一个无证医生,有些人说她很有本事,还有些人说她是个江湖骗子,就是这样一个人号称能接骨。

    阿金把黄小姐推进来,指了指她那条伤腿,“呶,就是她那条腿了!”

    乔阿婆看了一眼,冲着阿金伸出手,“三千块!”

    “钱,又是钱!”阿青嘟嘟囔囔的说着,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一小沓钱,小心地从里面数出三张千元大钞交给了乔阿婆。

    乔阿婆笑眯眯的把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,又对阿金吩咐说,“你还得去买一只大公鸡,再去给我找一只青柳枝来!”

    这两样东西可以接骨,真是闻所未闻!不过对于黄小姐来说,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大公鸡只要花钱就能买到,这青柳枝却有些难办,因为现在已经到了十一月,天气转凉,这东西就得去湖边找了。

    阿金还算是讲义气,扔下一句“等我”就跑了,足足过了两个小时才回来。

    乔阿婆看了看阿金带来的两样东西,点点头表示满意,她从怀里摸出一把雪亮的小刀,略微背过身去就割断了大公鸡的脖子。

    黄小姐只觉得那鸡血噌的一下溅到了墙上,刚想惊叫,就看见乔阿婆用柳枝蘸着鸡血朝自己走过来。

    乔阿婆让阿金抓着黄小姐的手,她自己则用青柳枝插进了黄小姐膝盖上的碎骨当中,然后用白布一层层的把黄小姐的伤处绑了起来,这个过程简直是痛彻心扉,黄小姐全程惨叫,简直比杀猪还要难听。

    等到绑完了伤口,乔阿婆拍了拍手,喜滋滋的对阿金和黄小姐说,“你们回去吧,好生休息着,三天过后我来给你拆开绷带,这骨头就能长到一起了!”

    黄小姐半信半疑,“乔阿婆,这鸡血和柳枝都没有消过毒,你这样放进我的伤口里面会不会感染?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,青柳枝主生机,大公鸡的血最有活力,这两样东西才能帮你把骨头接在一起啊!”乔阿婆拍着胸脯保证着,她想早点把这两个年轻人打发走,她好炖大公鸡吃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天快黑了,阿金还惦记着去赌场玩,他推着黄小姐就走,“你放心好了,乔阿婆在这巷子里这么多年,她坑你一个,今后还怎么做生意啊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黄小姐腿上疼得厉害,她总感觉到自己是被人给坑了。

    黄小姐被阿金推到居所,阿金就跑出去玩了,黄小姐肚子饿,腿上也疼,最后还是要求了邻居买了一碗云吞面吃下去,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,到了第二天早晨阿金还没有回来,黄小姐发现自己的伤口化脓了。

    <!-- csy:25545516:745:2019-10-31 12:32:25 -->
心理资讯   图说心理   心语心情   心理学派   心理测验   精神知识   少儿心理   幽默一笑  
版权所有:心理在线   陕ICP备08101212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