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 > 心理在线 > 心语心情 >

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我,不缺钱啊

点击次数:0  更新时间:2020-08-27 00:14 

来源:[db:来源]作者: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:2020-01-23 南美,东部城市,兰陵堡。当地一家相当有格调的咖啡厅里,白小升坐在临窗的位子,眼前是一台打开的笔记本电脑,他在浏览新闻。 此时,距离他们悄悄离开新奥兰格,已过了……     南美,东部城市,兰陵堡。当地一家相当有格调的咖啡厅里,白小升坐在临窗的位子,眼前是一台打开的笔记本电脑,他在浏览新闻。

    此时,距离他们悄悄离开新奥兰格,已过了五天。

    在这五天里,他们走访了三个城市,接触了八家企业,私下展开诸多调查,所获线索有着意外之喜!

    现在,大中华区总部那边,夏侯启亲自领衔一个分析团队,从线索中抽丝剥茧,真的达到举一反三的效果。

    这让白小升甚为满意。

    眼下白小升在看的,是兰德沃回南美后,跟北美那边一些企业进行签约的新闻。

    几天前,兰德沃就已经知道他白小升可能要做什么,一直都有所动作,白小升他们的争分夺秒,见缝插针搜过信息。

    但这些天,白小升他们的调查阻力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白小升判断,他们所在的范围与位置,也应该是被对方给锁定了!

    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,进行到现在,似乎该来一场“王见王”了。

    对此,白小升也有心里准备。

    此刻,咖啡厅门口悬挂的老式铜铃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高雅的女人推门走进来,手里握着坤包,脸上还戴着硕大的墨镜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十几个身影,似乎都是跟着来的手下。

    咖啡厅经理匆匆迎上去,恭敬跟那女人点头哈腰,低语了一番什么,还伸手朝白小升的位置指了指。

    那女人点点头,挥退经理,迈步朝白小升的位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名咖啡厅经理也没有闲着,脚步匆匆,去其他客人那里,以免单、打包、给予现金、增优惠券的方式清场。

    白小升似乎对这店里发生的一切,置若罔闻,继续不紧不慢浏览着新闻,直至那女人走到他近前,白小升方才把目光从屏幕上挪开,平静看向她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优雅摘掉戴着的墨镜,露出一张不算妩媚却耐看的脸。

    “您,就是白小升先生吧,我是兰德沃的太太凯瑟琳。”那女人自报家门,微笑道,“我可以占用您一点时间,跟您聊两句吗?”

    白小升一笑,起身,伸手向着对面座位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,“请坐,兰德沃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您还是叫我凯瑟琳吧。”凯瑟琳笑着入座。

    白小升点点头,也坐了下来,“那么,凯瑟琳女士,您来见我,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凯瑟琳抿嘴一笑,“见教可不敢,我现在在南美区任职,目前是执行总裁高级理事顾问,跟您那边夏侯启先生是一个职务呢。也算是您的下级。”

    白小升调查过,知道这事,此刻啧啧称叹,“那个位子,可说是给执行总裁做最高智囊备下的职务!”

    能在那位子上,看来这个凯瑟琳极不简单!

    毕竟,兰德沃若在职务方面徇私,也大可给她安排个不显眼、更高薪、更轻松的职位。

    这高级理事顾问,可是要真有能力服众的!

    白小升从第一眼就开始观察凯瑟琳,但,以他目前的眼力,竟不能看穿她真实心思。

    仅此一点,这凯瑟琳就相当不一般!

    面对白小升审视,凯瑟琳又是一笑,“这可不是兰德沃先生给我谋求的职务,是我靠自己的能力获得的。”

    白小升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单冲她能隐藏自己的情绪心思,能瞒过自己,也就证明这个女人很不简单!

    咖啡厅经理亲自送来咖啡,凯瑟琳微笑接过,优雅翘起二郎腿,搅动咖啡。

    这姿态,非但不粗鲁,却有着说不出的优美。

    “刚才白先生说见教,那我可不敢,我只是来跟您就某些事聊一聊。”凯瑟琳抬眼看向白小升,笑道,“您好像知道我要来,知道这间咖啡厅……是我所有!”

    凯瑟琳同样在观察白小升,在逐步试探。

    “我要说,我在这里等兰德沃先生,夫人信吗?”白小升笑呵呵反问。

    凯瑟琳并不回应,笑着品口咖啡,看着白小升。

    这个华夏年轻人,乍一看无比的普通,黑发黑眸,并不出奇俊俏,也不超级魁实,却让人有一种临山观海的感觉,一种……无形压迫!

    特别是他那双眼,如深邃夜空,又似乎能看穿一切!

    自己面对他,都由心而生,有一种凛然之感。

    凯瑟琳也对白小升感觉深深惊异。

    如此年轻,如此气场,果然是妖孽人物!

    “白先生来南美可是因我们的邀请而来,可是为了合作。”凯瑟琳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小升承认了。

    “我先生跟我刚好去了总部那边,白先生就这里四处转转,可是为了了解一下我们这里的情况?”凯瑟琳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小升一笑,再度承认。

    凯瑟琳为彼此找的“台阶”,白小升尽数收下,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“那白先生是不是已经了解足够多了,现在有没有兴趣跟我们——”凯瑟琳盯着白小升的眼睛,“进行接下来的合作!”

    凯瑟琳特别咬重“合作”两个字的音。

    不等白小升表态,凯瑟琳又道,“我知道,白先生来南美,有一些不愉快的经历,我的家人多有得罪,我在此,可以向您赔罪!”

    凯瑟琳竟然主动道歉!

    要知道,白小升他们可算是打上了家门!

    按理,该白小升致歉才是。

    “也是我在一些事上,没有把握好分寸。”白小升笑着歉然道。

    俩人这算互有歉意,气氛真是一团和气。

    以至于凯瑟琳都以为,这件事能够圆满解决,白小升接下来会“谈合作”,会提一些比较苛刻的合作条件,来谋取利益。

    然而,在凯瑟琳期待之下,白小升只是微笑,并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?”凯瑟琳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凯瑟琳女士,还有什么事?”白小升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凯瑟琳看着白小升,白小升看着凯瑟琳。

    俩个明白人,在对视中就这么装糊涂。

    凯瑟琳足足盯了白小升两分钟,白小升也看了她两分钟,搞得旁人还以为兰德沃夫人跟人看对眼,暗生情愫。

    “您就真没有什么事,要对我说的吗?”凯瑟琳再问,声音便有点冷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关于咱们双方合作,那我改日再约时间与兰德沃先生见面吧。”白小升笑道。

    那笑容看起来,那般真挚。

    凯瑟琳的笑容一点点沉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你要是这个态度,那就太没有意思了!”凯瑟琳神情中透着几分慵懒跟冷意。

    这个白小升,果然想揪住他老公的问题不放吗!

    “凯瑟琳女士,你若是了解过我,就该一开始便直接点,拐弯抹角其实挺没意思的,毕竟您是个聪明人,我可以骗骗傻子,自知骗不了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白小升叹口气,似乎还很无奈。

    这女人一开始,眼神就是怀疑一切的,不管他怎么说都不会被相信。

    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,反正这咖啡厅没一个外人!

    凯瑟琳看着白小升,点点头,徐徐道,“我们知道,白先生在这里找到一点关于我先生的……黑.料。且不说真假,我们权当是为了交你这个朋友!毕竟,你跟我先生的身份地位,斗,则两伤!和,则富贵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开出比你想象中多的多的美好条件,来跟你交这个朋友!白先生这么年轻,不会真为了什么事业位子而想着奋斗终身吧,就算你做了集团的副董,那又如何!还不是受制于人,或许一个人一番话,一个会议就能让你失去一切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一脸的诚恳,在至真至情劝说白小升。

    “而这世界上,唯有金钱不负人!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,更似乎是凯瑟琳宝贵无比的人生感言。

    白小升都忍不住点头,似是赞同。

    “那白先生的意思呢。”凯瑟琳再度微笑起来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?”白小升咧嘴一笑,“哦,钱……我,不缺钱啊!”

    www

    <!-- feizw:16928:12701964:2019-11-04 05:14:06 -->
心理资讯   图说心理   心语心情   心理学派   心理测验   精神知识   少儿心理   幽默一笑  
版权所有:心理在线   陕ICP备08101212号-2